APP下载

扫码下载APP

首页/娱乐/正文

徐浩峰:武术没有套路这回事,把习武人当作一个职业来拍丨人物

新京报  2020-10-18 11:58:33

很难用一个身份标签去界定徐浩峰,作家、导演、编剧、动作指导……但无论哪种标签,其实都与“武术”逃脱不了干系。他的纪实文学《逝去的武林》,通过采访了他二姥爷李仲轩来口述七十余年的武林故事;他将自己武侠电影定位为“武行电影”,把习武人当作一个职业来拍,认为武术没有套路这回事,自成一个世界;参与编剧的武侠片《一代宗师》拿下金像奖最佳编剧;作为动作指导凭借《师父》又摘得金马奖最佳动作设计;甚至作为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教师,至今电影学院还流传着他从五楼飞跃而下,毫发未损的传说。

新京报专访徐浩峰,听他追溯了自己的经历:从小时候拿父亲的采访本临摹电视剧《陈真》《霍元甲》的小人书,到在中央美院附中读书时期,给同学充当原版无中文字幕《教父2》的电影解说员,再到给二姥爷李仲轩整理口述武行历史,最后蛰伏14年终于完成电影处女作《倭寇的踪迹》……且倾听徐浩峰内心的武侠世界。>>>徐浩峰写新小说《白色游泳衣》,灵感来自《老炮儿》丨专访

徐浩峰:武术没有套路这回事,把习武人当作一个职业来拍丨人物

徐浩峰 摄影 新京报 郭延冰

【年少初衷】

考中央美术学院附中是为了好找工作

徐浩峰从小就喜欢画画,曾梦想当一个连环画画家。那个年代的小孩都爱看小人书,《陈真》《霍元甲》等很多影视作品都被做成截图的小人书,但印刷质量非常差。徐浩峰的父亲年轻时做记者,家里遗留下来好多年轻时候的采访本,徐浩峰就拿父亲的采访本临摹小人书。画画是徐浩峰从小发自天性的一个爱好。

后来上初中的时候,很多家庭不想让孩子上大学,因为怕耽误四年时间,最后毕业可能也找不到工作,所以当时北京涌现出很多职业高中,等于放弃上大学的机会,上完高中就直接工作。

徐浩峰:武术没有套路这回事,把习武人当作一个职业来拍丨人物

当年的《霍元甲》连环画。

很多小孩就想学美术上职业高中。每到寒暑假,北京大街上经常看到背绿色画夹子的学生,成为当时的一道风景线。徐浩峰也加入了背画夹子大军,想考中央美术学院附中。当时拿着中央美院附中的文凭,毕业后可以直接参加工作,去各个区的文化馆做美术编辑、宣传干事之类的,当时的文化馆和现在还不一样,文艺思想比较尖锐前沿,是文艺青年人聚集的地方。徐浩峰觉得,能分到这里工作也不错。

不过,在上美术班的时候,徐浩峰有些不适应。当时国内的美术班复制了苏联美术学院的技法,而苏联又是复制的法兰西美术院的训练方法,从几何形体开始练习,强调立体感、明暗面,但徐浩峰从小画连环画基本还是线描的方式,要去学一个新的画法,就有点掰不过来。

在中央美术学院附中一年级时,画炉子、簸箕等静物,徐浩峰还是不自觉地用连环画的那种画法。老师就过来敲他的画板,“哥们,你这样可不行啊”。但对徐浩峰来说,这是不自觉的。

在中央美院附中读了四年之后,徐浩峰发现风气又变了。因为最初考上美院附中的时候,很有紧张感,觉得赶不上茬儿,就会被社会淘汰,这辈子没有饭碗。但读完四年之后,徐浩峰却发现,好像不用这么紧张,可以再从容一些,觉得再上个大学多学点东西还是好的。于是,他放弃了直接工作的机会,又考了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。

【学校轶事】

凭直觉“忽悠”翻译《教父2》字幕

中央美院附中的氛围对青年时代徐浩峰的影响很大。当时的老师差不多都大学刚毕业,非常有锐气,会带给学生很多先进的思想。作为学美术的小孩,徐浩峰大概在二年级的时候,就对于知识开始有意识地回避,尽量不去看书。因为如果把自己当作一个职业画家,就不要受书的影响,而是直观地寻找自己的感受,这样才能画画。那时候有一个共识——知识是对绘画的一种伤害。所以,徐浩峰度过了一段基本放弃书籍,完全靠眼睛认识世界的一个阶段。

为了绘画,徐浩峰刻意回避了很多东西,包括窦唯、皇后乐队、杰克逊等给同龄人打上青春烙印的流行文化,都没烙上他。

徐浩峰说,当时也有趣事,就是看电影。他所谓的看电影,其实是看电影剧照,因为那时很多电影其实看不到,但很多电影杂志上会放好多照片,介绍很多片子。徐浩峰属于以照片来看电影的一代人。

徐浩峰的高中同学当时一下子被《教父》的剧照给吸引了,正好这个同学在美国有亲戚,后来美国亲戚就从电视上录了盘录像带,给他寄回国来,同学高兴坏了,约了几个要好的同学一块欣赏,其中包括徐浩峰。但电影播放的时候,他们都傻眼了,别说中文字幕,连英文字幕都没有,几个人英文又不好,并且寄过来的是《教父2》,《教父》第一部还有原著小说可供参考,还可以根据小说猜下电影剧情,《教父2》连猜都没得猜。

徐浩峰:武术没有套路这回事,把习武人当作一个职业来拍丨人物

《教父2》剧照。

这个时候徐浩峰站出来,凭着自己的直观感觉,给其他同学充当电影解说员,电影中的角色都说了什么话,发生了什么故事,在徐浩峰的现场解说下,大家愉快地看完了。那位放《教父2》录像带的同学,后来英文学得非常好,他回忆当时的情景,徐浩峰都是瞎讲的,讲成了另外一个故事。

上了大学之后,徐浩峰很久没有再显露自己的这种“本领”,觉得这样很容易让自己变成一个怪人。1994年,美国蓝调之王B.B.King在北京小范围圈子里做了一场演出,徐浩峰有个录音系的同学叫张阳,拿到了现场的录像带,组织了三个同学去看。三个多小时,B.B.King在演奏歌曲间隙,还会和现场观众互动聊天,几个同学又看懵了。徐浩峰又亮出了自己的拿手绝活,按照自己的直觉,给其他同学“翻译”了一遍,他们最后还对徐浩峰表示感谢。

时隔多年之后,张阳和徐浩峰合作了电影《倭寇的踪迹》,负责声音总监和作曲工作。张阳还谈到了徐浩峰那次忽悠人的经历,虽然他后来知道那三个小时蓝调之王讲的什么内容,但知道了以后,反而觉得不如徐浩峰讲得精彩。

【武术印象】

和二姥爷坐着“假打”经验很宝贵

1982年,李连杰主演的影片《少林寺》上映,掀起全国武术热潮。8年之后,一个叫王宝强的河北农村小孩,看了这部电影之后,去少林寺做了俗家弟子。正值少年时代的徐浩峰也赶上了这股武术潮流,北京的文化宫、体育场有专门的武术班,后来发展到小学中学里都有武术课,由体育老师担任。但那时候还流行健美操,体育老师无法兼顾,学生队老师也不太信任,还是去武术班学习。

徐浩峰:武术没有套路这回事,把习武人当作一个职业来拍丨人物

李仲轩

徐浩峰的二姥爷李仲轩,民国时期拜在形意拳大师唐维禄、尚云祥、薛颠门下,是位武术高人。这层关系比上武术班管用,徐浩峰十四五岁的时候,让二姥爷教了他一年武术,每天凌晨4点钟起床,练手从腰部抬到眉弓的动作,左右手各1000下。时间久了,徐浩峰觉得无聊,想让二姥爷教他一些在同龄人前拿得出手的功夫,二姥爷却不教了。因为他曾在师父面前发誓,不收徒弟。李仲轩34岁便退出了江湖,拒绝在武行谋生,晚年的他在西单某家单位看大门度日。

徐浩峰回忆,当时二姥爷其实就是跟小孩逗闷子,他真正从二姥爷身上学到东西,是之后给他整理口述武行历史的时候。彼时二姥爷已经风烛残年,有时候不“刺激”他,他想不起来。徐浩峰就经常拿根筷子模仿匕首去“刺”他,这时他就会想起来,原来剑法是这样的。

徐浩峰:武术没有套路这回事,把习武人当作一个职业来拍丨人物

《箭士柳白猿》中“划拉巴子”的剧照。

二姥爷晚年出过车祸,脊椎不好,那几年经常坐着跟徐浩峰“假打”,这个经验对徐浩峰很宝贵。因为自己拍电影之后,做武术指导,跟武术副指导、演员之间就相当于“假打”,试着试着动作设计才能出来。(在徐浩峰编剧导演的影片《箭士柳白猿》中,就有两位武者坐在长椅上动手论道“划拉巴子”的镜头。)

在徐浩峰看来,武术其实没有套路这回事,都是散招和实战。武术渗透到每个人的日常生活中,很多其实都是善用杠杆。中美建交阶段有一个历史画面给徐浩峰留下了深刻印象,1975年,毛主席会见美方代表,和当时任美国驻北京联络处主任的乔治·赫伯特·沃克·布什(后来成为美国第51届总统)握手。毛主席那时身体很虚弱,面对一个大高个,其实是拽不动的,但他把另外一只手也搭上去,这样对方胳膊上就有两个点了,再把自己的重心从前边挪到后边,一下就把他给拽过来了。

许晴被邀请出演徐浩峰编辑执导的《刀背藏身》时,都懵了,问导演,难道你的武打戏都没有替身吗?徐浩峰回答,没有,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完成。在追求酷炫技巧的今天,徐浩峰电影中的动作却始终追求其合理性,考究八斩刀、单锋剑、战身刀、子午鸳鸯钺、三尖两刃刀等各种冷兵器的原理及用法。

徐浩峰:武术没有套路这回事,把习武人当作一个职业来拍丨人物

徐浩峰凭借《师父》获得2015年金马奖最佳动作设计奖。

击败了元奎、元彬等前辈,凭借《师父》拿下2015年金马奖最佳动作设计,徐浩峰并不认为自己在武术上有慧根,主要还是占了二姥爷的便宜。“如果你要发明一个数学公式,那太难了。但如果你知道这个数学公式,学会了就可以做题了。”

【认识电影】

描写武行的文学作品帮助他初获导筒

1997年,徐浩峰从北京电影学院毕业,随即开始了漫长的蛰伏期。

虽然学的是导演,但毕业之后真正能拍片的机会非常少。好莱坞著名演员达斯汀·霍夫曼说,这一行毕业后的失业率是92%。毕业后,徐浩峰去了上海,给市委宣传部拍法制、宗教类的专题片。当时张杨导演的《爱情麻辣烫》上映,徐浩峰和在上海的同学还专门组织去看片,为张杨高兴。其实,当时徐浩峰并没有接触过张杨导演,但在北京电影学院上学的时候,他经常去中央戏剧学院的小剧场看戏,把中戏的同代人都认为和自己一拨的,看到自己这拨儿里有人出来了,由衷地高兴。

徐浩峰还是属于92%的那群人,继续在上海拍专题片,与此同时,开始了写作生涯。后来他回到北京,在《视觉21》杂志做记者,半年后杂志停刊。2000年后,徐浩峰还做过演员,客串过两部戏。

徐浩峰:武术没有套路这回事,把习武人当作一个职业来拍丨人物

徐浩峰曾在影片《旅程》中客串一位行脚僧。

在读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的时候,有一年半的话剧舞台训练,徐浩峰算是演话剧比较好,能在老师那得到认可的学生。所以当同学要拍处女作或第二部作品的时候,都愿意找他客串。同班同学杨超,也就是日后拍出《长江图》的导演,拍摄《旅程》的时候,找徐浩峰演一位行脚僧。因为他觉得徐浩峰走路姿势很好玩,光走路就行,不用做表情,镜头全是大全景,徐浩峰演起来也很轻松。

两年后,同学王笠人也找到徐浩峰,让他在《草芥》里演一个坏老板,因为角色离自己比较远,要找台词节奏、动作节奏、情绪点,对徐浩峰来说,挑战增大。后来再接到邀请,怕对不起同学,一概拒绝。毕业后一直没有拍片,徐浩峰其实也有些迷茫,可惜自己不是那8%。但在学校的4年里,他也有心理准备,知道这个行业的特点,毕竟是自己的选择。

徐浩峰:武术没有套路这回事,把习武人当作一个职业来拍丨人物

《倭寇的踪迹》剧照。

机会还是等来了。毕业14年后,37岁的徐浩峰终于做了导演,执导了处女作《倭寇的踪迹》。其实,在做导演之前,徐浩峰在武术界已经成名。2000年底,徐浩峰将二姥爷李仲轩口述武行历史系列投稿到《武魂》杂志,业内引起不小轰动。得到国家重点学术期刊的权威认可之后,再跟投资方说拍武打片,对方更容易信任你。

投资方给徐浩峰投了400多万,最初徐浩峰没打算做一个院线电影,因为这个投资体量,不可能做商业大片,只能尽量创新,做新意,走电影节,国外卖一下版权,再加上电视台收购,成本也能收回来。

《倭寇的踪迹》在金马奖、威尼斯电影节、多伦多电影节、法国南特三大洲电影节等国内外各大电影节走了一圈。但投资方是有理想的人,想进入电影圈,一定要让投资的电影见众生,进院线,哪怕失败也认,后来投资方又投了不少钱全国院线跑了一圈,最终影片2012年上映,票房惨淡,只有30多万元。

徐浩峰:武术没有套路这回事,把习武人当作一个职业来拍丨人物

徐浩峰在影片《箭士柳白猿》拍摄现场示范射箭。

徐浩峰说,自己头两部电影(从拍摄时间《箭士柳白猿》算徐浩峰第二部电影)的观众群都比较小众一些,直到2015年上映的《师父》,才开始做院线电影,故事中的人物、影片样式也随之发生变化。就像画家一样,在巴掌大的册页上作画和画一幅壁画,构图和用笔的方法也不会一样,但又是同一个画家。

新京报记者 滕朝 摄影 郭延冰

编辑 黄嘉龄 校对 赵琳


参与评论
https://www.duxuntoutiao.cn/images/memberphoto.png
评论
查看更多评论
相关推荐